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蔺靖


大盗以前是位将军,解甲后以徒弟的名义收了个名叫飞流的小跟班,又养了满院扑棱棱的白信鸽。

飞流话少心眼儿实,大盗说的一切他都愿意相信。

比如他偷来过名贵的香木熏衣裳,也窃到过南海的鲛珠弹山雀。

他甚至盗得过当今圣上的一枚金簪子。那是在一场醉酒里飞流才得以见到,酩酊的大盗歪斜在榻上,似一座将倾的玉山,小心翼翼从怀中摸出那枚雕龙金簪,迎着一豆烛光长久地凝视着。

飞流唯一不肯相信的事情,便是大盗做过将军。哪位将军会把随身的剑用破布缠起来呢。


传令的诏书却真的到了。

明黄蚕丝自玉轴间铺展开,银龙冲腾在大盗暂宿的小院中。

飞流倒挂在房内的横梁上,看大盗袖着手听那天子旨意。

是边境强敌来犯,皇帝请蔺将军挂帅出征,虎符就躺在传令官马车上的盒子里。

大盗却抗了这道旨意,将人打发走又锁起了院门。


那晚大盗整夜未阖眼,飞流看他翻出了大梁河山的地图,以豆米为军队排兵布阵,有同样不惧长夜的鸽子落在他的窗棂上,忠诚地带来远方的消息。

翌日清晨大盗便又放飞了一只鸽子,鸽子展开羽翼乘着风,往金陵城去了。

大盗再未盗过一件珍宝,换了身农夫装束,去后山割草喂他的老马。


大盗离开的那天,鸽子带来了最后的消息。飞流要跟他一起走,大盗不肯,只吩咐他留下来看好自己的鸽子。

飞流瞥见压在大盗案几上的卷皱纸条。

北境势危,帝御驾亲征。

大盗把马引至庭中,飞流才看出那是一匹战马。它似乎也感受到主人意欲远行,不再同往日那般酣然地垂着眼皮。

大盗翻身上马,第一次解开了缠着剑的破布,拔剑指天,剑身裂风,发出龙吟般的清越声响,刃纹青芒映得四周一片雪亮。

大盗自怀中找出那根飞流只见过一次的簪子,交到他手中。

我骗了你,这一支并不是我偷来的。

大盗笑着拨了马头,阴了许多日的天空终于落下雪来,沉沉乌云却绽开一丝罅隙,飞瀑状的金光便自那里随着雪花倾泻而下。

我就要去见它的主人了。

蔺将军策马冲破风雪,直往烽火最浓的人间而去。


评论(12)
热度(115)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