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八月份的时候写了一个小狮子的童话故事,希望他永远都有自己的森林和海洋。




荣耀岩立在森林尽头,只有最勇敢的小动物才能通过考验,登临巅峰问鼎整个荣耀王国。

小狮子抬头看着沉默的耸峙巨石,夜风骀荡,抚过他也抚过天地间所有的星与花。

威风八面或者名慑四方,小狮子觉得自己的梦想并不在这些。

他低下头看自己被星光点亮的爪指尖尖,心里面暗暗想,如果站在那样高而广阔的地方,我的歌声一定也可以让更多人听到吧。

小狮子卧下来,青草柔和搔着他的肚子,肚子咕噜咕噜,喉咙也咕噜咕噜。

小狮子唱起了鹰先生教给他的那首民谣,山岚与蝉为他低声和音。

太阳升起的时候小狮子向着荣耀岩出发了,在热浪蒸腾的午后终于赶到那一片山崖投下的阴影里,小心翼翼把爪子伸进开启前路的石槽里摁了摁。

刻印千年的纹路摩擦着肉垫,小狮子忐忑等待命运反馈的结果。

“到你存在的世界里去看看吧,时间终会擦亮答案。”

风从天际传来,带着一点阳光烘过的麦田香气,将神谕送进他立起来的耳朵里。

于是小狮子告别了温暖安全的南方森林,孤身踏上了去往寒冷北地的路。眼中有剑,心底铸垒。

一路看过狂沙遮蔽天日,落雷裹挟天火燎燃原野,龟裂大地绽开深渊,阒暗沼泽无声吞没生灵。也被霜雪浸染鬓发,风暴磋磨骨骼,唯一通途的独木桥上虎狼环伺,小狮子高举着从未熄灭的那盏提灯,孤勇一如初时,群星也为他耀世的光芒所吸引,于背后垂下光线织就的披风,听过他歌声的小河一路远远赶来陪他,蜿蜒过山丘又推进险滩。

“向前跑吧,不要回头呀。”见证过来路坎坷的小河哗啦啦地对他说着,努力追上小狮子踏下的每一个脚印。

也看过新生的太阳于天际线喷薄出炫目金光,群鸟剪进云层在浮光上漫舞,带有蛊惑香气的铃兰花出现了,一朵朵伸长了茎叶去够小狮子高高翘起的尾巴梢儿。

“在这里停下来吧。”花儿们吐露出蜜意的邀请,“你那么辛苦,别再向前走啦。”

小狮子拭了把额角上的汗滴不回答,抓起挂着风尘的外套再次上路了。

再回到荣耀岩已经是十年以后了。小狮子英勇的冒险故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森林,刚学跳跃的小鹿、烤好一块蜂蜜栗子蛋糕的小熊、系着头巾的羚羊阿姨和摇头晃脑的麋鹿先生都跑来陪小狮子见证他再次被梦想试炼的时刻。一路跟着他的小河屏住呼吸,水声也静止,天地间只有长风掠过的窸窣声响和小狮子的澎湃心跳。

试炼再次失败了,小狮子垂下一直扬着的脑袋,泪珠在眼眶里晃悠悠地滚了两滚,还是没忍住地摔碎在脚下的草丛里。小狮子太伤心了,抱着肩膀在原地蹲下身,垂下耳朵皱起鼻子,像是没有气力再前进一步。

三秒钟,再委屈三秒钟就好。

小狮子听见小河一直不曾远离的潺潺水声,来自大家的拥抱轮流降临,隔绝了那些天空中兀鹫嘲弄的目光。

如果能飞到天上去,会不会就成为了最勇敢的人呢?

小狮子看烙在地上的翅影,擦干眼泪再次昂起了头。

于是他挥挥爪子搭上宇宙飞船,身披星光绕地巡航两周年,躲过一些暗物质和陨石带,自灿烂宇宙俯瞰风暴与洪流重新雕琢地表。小河无法陪他一起环游,只能安静仰望他尾迹,用力盛满那片拥有他身影的浩瀚银河。

两年以后飞船顺利降落,奇迹被续写。冷硬巨岩开出鲜花与枝蔓的步道,迎接将他征服的年轻王者,桂冠和璀璨手杖在顶点等待为他加冕。

鸟雀敛翅,万物噤声俯首,小狮子低头顺了顺埋进鬃毛里的衣领,有些害羞地舔舔嘴唇。

我只是想唱歌给你们听呀。

小河率先为他鼓起了掌,云也停下来,红着晚霞辉映的脸蛋探头望他。

小狮子的歌声里有前路,有不惧黑夜与距离的年少,有不计回报的炙热胸膛,有坦坦荡荡的追也有落落大方的等,有怀念也有故土。被来自高空的风颂扬着,传向了荣耀王国的每一个角落,也点亮了每一双热切望过他的眼睛。

梦想如果可以具现化,就应该是你的样子。


评论(3)
热度(71)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