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重庆最后的夜晚。
站在朝天门码头上空的三十四楼搭永远晾不干的衣服,江风柔软茂盛,远处飞机携着闪光滑进云层,南山的建筑们沉默与我隔江对峙。身前矶嘴错落长出几幢还在工期的大楼,塔吊是绝地武士们的红蓝光剑指向夜空,身后空调外机的滴水声绵延,住在这里的每一刻都像是住在一场微型降雨里。
后来应该是真的下雨了,没有可以进一步确认的雷电交加,江面在骀荡薄雾里松弛发皱,雨夜不疾不徐的发生着,像是这座城市里大部分的人和动物。
以前我的梦想是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废物,现在想去重庆当流浪狗,每天都有被黄桷树落叶砸头的幸福。

评论(1)
热度(21)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