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夏天追思会》

李熏然对生命中的每一个夏天拥有无限眷恋。

今年尤其。

因为他抢到的那些JUMP联名款T恤还没有穿完。

为了对夏天的终结表示敬意,今天下班他没开车,扫了辆共享单车往家骑。迎面的风里已经掺进略带威严的霜意,水产街码出一排排五花大绑的螃蟹,晚霞比往日更早牵住了云的衣角,小区门前的桂树开花了,结出一团团金色的秋天。

锁了车子,李熏然口干舌燥,冲进街角的奶茶店。

“最后一杯夏季限定的杨梅特饮刚卖空,新品热饮要尝尝看吗?天气这么凉。”

奶茶店的小姑娘见进来的是李熏然,不用他开口就笑着打了招呼。

李熏然郁结,转头去隔壁711拿了听冰可乐。

打开家门看见玄关处放着凌远的鞋子,李熏然轻手轻脚走进客厅,昨晚医院有紧急情况,凌晨三点多接的电话,估摸这会儿正在家补觉呢。

客厅里却有意外收获,茶几上摆着杯楼下奶茶店的杨梅特饮,杯壁挂了层细小水珠,冰块还没开始融化。李熏然扬起嘴角笑笑,起身往卧室走。

卧室门没关,凌远在里头背对着门口换衣服,西裤刚褪下来一条腿。一阵日落后的风从窗口吹进来,李熏然看见凌远打个抖,高一脚低一脚拖着裤腿儿去关窗户,他心里面的一汪小湖就也被吹得柔软发皱。

“老凌,我回来啦。”

“今天好像晚了点儿?”

凌远甩掉剩下的那条裤腿儿,穿着白T恤和平角裤朝李熏然走过来,伸手摘掉了挂在他发顶的桂花叶。

“我骑车回来的,夏天就要过去了。”李熏然说完一拍脑门,“我靠,明天早上要挤公交上班了。”

“明早我送你。”凌远冲他弯弯眼睛。虽然有点没搞明白骑车和夏天结束之间的内在联系,但是凌远再次默默感叹自己实在交往了一位十分可爱的爱人。很多时刻里,他都能够在李熏然身上捕捉到一些同他的名字一样充满生机的存在,比如吃东西时几近虔诚的样子,和对四季更迭无比分明的感受。凌远珍视这份可爱,并且有些自私的想要将之据为己有。

李熏然闻言凑上来,圈住凌远肩膀在他额角上留一个凉凉的吻:“你也刚到家吧,要不要先睡会儿?想吃什么我叫外卖或者出去买,等你醒了也送到了。”

“我在单位宿舍睡了会儿才回,不困。冰箱里有上次包饺子剩的虾仁和猪肉,我去买点儿芥蓝,再炒个香菇滑肉?”

饭是凌远做的,李熏然自动自觉刷碗,擦干手晃悠进客厅,见凌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蹦过去躺进沙发里,头枕在凌远大腿上。凌远一手摁着换台键,一手揉了揉李熏然蓬卷的头发。

“我发现了,你揉我的动作跟我姑姑揉她家泰迪时一模一样。”李熏然抢他遥控器表示不满。

凌远装没听见,扬起遥控器,继续一手换台一手揉李熏然。

“停停停,我要听天气预报。”李熏然不看屏幕,耳朵倒是支得挺长。

“你家里有庄稼地是吗?”凌远放下遥控器,捏捏李熏然耳朵。

“有的,春天种下一个小凌,秋天收获一树的凌院长。”李熏然从下往上看着凌远,自己先说乐了,“哎哟,说着感觉怪瘆得慌。”

电视里播着本市未来天气,未来两天有强降水,紧随其后的是断层式降温。

李熏然从沙发上腾地坐起来,吓凌远一跳。

“夏天真的结束啦。”

“你很喜欢夏天?”

李熏然点点头:“觉得很多好的事情都会在夏天里发生。比如...在夏天认识了你。”

凌远想了想:“比如你出生在夏天。”

“如果把时间范围限定在今年夏天呢?”李熏然摸了摸下巴,“队里被省厅挂牌的碎尸案终于结案了,时隔两年我宝刀不老,又拿了市里的格斗比赛冠军。我看新闻里说你一直在推的那个住院日计划也开始落实了对吧?”

凌远抿着嘴点点头:“嗯,听起来像在做阶段性业绩评估一样。”

李熏然瞪他一眼,打开手机相册继续说:“我老妈那盆昙花终于在她没出去旅游的时候开花了。路口下水道里的野猫做了妈妈,三只宝宝看上去都很健康。李熏然同志终于学会了煲猪肚汤,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凌院长的胃病已经两个月都没有犯过了。”

凌远再一次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李熏然蓬起来的刘海:“感谢昙花,感谢小猫,感谢李熏然同志。”

“遗憾也是有一点的。”李熏然握着凌远手腕,把他的手掌拉下来覆在自己膝盖上,“比如我第三次试图拉直头发然而意料之内的失败了,但是这不能跟夏天问责。”

“卷毛也挺可爱的。”

“你觉得可爱当然好啦,严打那会儿对面的小流氓总拿堂堂李副队当菜鸟,嚣张的不行,非得我动手了才知道厉害。”李熏然说到这里对着空气恶狠狠地比了两个手刀。

天气预报播完了,电视内容切进国际新闻。一只丧子的逆戟鲸妈妈背着已经死亡的幼崽,游了1600公里,想要带他看看还没见过的广阔海域。最后的画面是雌鲸绕着圈在海面做了几次换气,像是一道耀眼的银色波浪,然后潜入海底试图托起幼鲸的尸体。

凌远在听见李熏然响亮地吸了吸鼻子以后关掉了电视,他太清楚这位年轻爱人的善感会被什么样的时刻击中了。所以在李熏然用手掌遮住整张脸以后,凌远抱住了他的肩膀轻声问:“你要知道我在这个夏天里的遗憾吗?”

毛绒绒的脑袋从他肩膀上抬起来,圆眼睛染上一点湿气,澄澈地望着他。

“因为有你陪着我,所以这是一个没有遗憾的夏天。”

凌远在李熏然还没来得及跳起来骂他肉麻之前,吻住了他的嘴唇。

【END】

夏天总是好的。夏天因为海和西瓜美丽,也因为憾恨和泪水美丽。

评论(13)
热度(163)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