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就像是他挥挥手搭上宇宙飞船,身披星光绕地巡航两周年,躲过一些暗物质和陨石带,自灿烂宇宙俯瞰风暴与河流重新雕琢地表。两年后的降落点恰好停着一辆哈雷机车,男人嚼着口香糖指间一截烟屁股,夹克衫上有尘土和麻辣小龙虾的味道。
好久不见!
他给男人看自己拍到的上帝之眼,男人看他弯起来的眼睛和唇角,想到的都是以前和他在天台和海面上看过的十几二十个日出。
我在和你一起自转呢。
是想揉一下头发吧,手掌最终还是落在了肩膀上。
欢迎回家。

评论(9)
热度(165)
  1. 萝莉只喝白开水发条包 转载了此文字
    哇,原来不是梦呢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