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牙仙》

牙仙子凌远×小李警官

周末儿童文学又上线了


李熏然没有见过凌远,而凌远却拥有他从六岁那天夏天开始脱落的每一颗乳牙。

因为凌远是一名牙仙子。

他位列仙班的时候本来有机会选个听上去更威风些的活计,无奈任职潼市上一任牙仙子的程皓先生调岗去做见习爱神了,冥府主管指着还躺在保温箱里李熏然,把牙仙子的装备交到凌远手上:“以后他的牙齿健康问题就由你负责了。要记住,取牙过程要在他的睡梦中进行,不要让他看到你的脸,因为看到牙仙子面貌的人类是会做噩梦的。”

凌远不情不愿接过一只公文包一套深色西装,西装背后还特意开了小洞,方便他把身后那对透明的翅膀塞进去。

而搜集李熏然脱落的乳牙从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凌远一直陪他到十二岁,也没摸清楚这个臭小子到底喜欢把牙齿藏在哪里。有时是花园的泥土里,有时是床下的百宝箱中,反正他从来就没在他的枕头下面找到过。相应的,为了报复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小朋友,凌远也从来没把作为交换的仙子银币留在他的床头柜上。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李熏然的牙齿健康状况倒是一向很不错,虽然甜食不断,但是一颗龋齿都没有。看着别的牙仙子包包里那些或者泛黄或者虫蛀的牙齿,凌远对李熏然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表示赞赏。可当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李熏然的最后一颗恒牙也已经换好了,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向他送出自己的第一枚牙仙银币。

此外,每个牙仙都有一本关于负责对象的成长日记手册,要定期上交给冥府主管查阅,凌远的手册一直是神界的示范样本,还被张贴在爱岗敬业告示栏里以资鼓励。

那天程皓挥着翅膀从告示栏前飞过去,又猛地一个悬停,俯身冲了回来。

“烂桃花,烂姻缘,人家小姑娘根本就不可能和你那位小朋友在一起。”

他用桃心的箭尖戳戳玻璃,对站在一旁的凌远说道。

“我是一名牙仙,不负责看姻缘。”凌远夹起公文包转身要走,被程皓揪住翅膀拉回来。

“你自己看看你这日记里写的,”程皓把他的日记从告示栏里取下来,翻得哗啦啦响,“你看,这位叫李熏然的哥们儿,从初中起就暗恋这个叫简瑶的小姑娘,一直到大学毕业还没表白,就冲这个窝囊劲儿肯定没戏。你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仙了,就舍得一直看他受这段相思之苦的折磨,不想拉他一把?”

凌远抓了抓头发,翅膀抖几下:“可是我不能跟他沟通,看过牙仙子面貌的人类是要做噩梦的。”

程皓伸手扯了扯他脸:“没让你直接跟人沟通。助攻会吗?何况还有我这个爱神帮你。”

“你不是见习的吗?”凌远拍开他手。

“你信不信我?”程皓飞到凌远另一边勾着他肩膀,“你只要按我说的如此这般,绝对能让他们俩恋爱成功。”

看着凌远将信将疑的表情又补充道:“从我一个过来牙仙的经验来看,良好的爱情有助于身心,特别是牙齿的健康,你也想年底仙界KPI考核的时候脸上好看一点儿对不对。”

凌远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他。

就在凌远回神界的这一会儿功夫,李熏然那边就出事儿了。

他大学从警校毕业,第一次跟着大队出任务就碰上个亡命徒,擒拿过程中招呼了李熏然一拳,手劲儿不小,打断了他一颗磨牙。

当然李熏然也没让对方好过,膝盖顶着人后腰摁在地上铐起来,才觉出来嘴里涨呼呼的疼。

凌远坐在李熏然卧室书架的最上层,晃荡着腿等他回家。人一进来就先瞧见他高高肿起来的半张脸,顺着职业敏感望过去,果然见他手中的小玻璃瓶里装着颗带血迹的牙齿。

李熏然很疲惫,打了麻药的半张脸像只锃光瓦亮的桃子。他把装牙齿的罐子放在床头柜上就钻进被窝,皱着眉毛睡着了。

凌远从柜子上飞到他床边,坐在床头上用翅膀朝他肿起来的半张脸扇了扇风,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银币,把装着那枚牙齿的罐子收进了包包里。

李熏然醒来后觉得很奇怪,他第一次立三等功,得到的不止徽章,还有一枚莫名其妙出现在桌子上的银币,银币上浮凸的图案是一颗长了翅膀的牙齿,不知道是不是象征着他那颗不翼而飞的掉牙。

凌远和程皓守在街心公园,凌远从李熏然的电话里得知他今晚和简瑶在这里有个约会。

半小时后肿着半张脸的李熏然出现了。躲在树叶后面的程皓开弓搭箭,一道粉色的光矢打在了李熏然身上。

那么问题来了,又过去了半小时,女主角还是没出现。

李熏然接了个电话,哦了两声,神色落寞地转身往公园出口走。

“看样子是吹了。”程皓手臂交叠垫在脑后,躺在树干上吹口哨。

凌远看着那道背影,他记得李熏然小时候是个自然卷,跑起来头发像是招摇在风里的一蓬藻球,现在那捧柔软被一盏路灯漂过,呈现出一种极其温暖的栗色,鬼使神差的,他飞到他身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李熏然的头顶。

“啊!”

“啊!”

四目相对两声尖叫,李熏然下意识把手按向腰间,幸好今天没戴配枪。

“你是...牙仙子吗?”看清了拍自己头的对象,李熏然伸出一只手掌,让凌远站在自己掌心上。

凌远用小小的公文包挡住脸,翅膀一扇一扇:“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请不要看我,视线接触牙仙子的人类晚上是要做噩梦的。”

“可我已经看到你啦。”李熏然伸出食指和拇指,轻轻捏着他的背包提手,让他的脸露出来,“牙仙子的故事是季白表哥告诉我的,他小时候把牙齿藏在枕头下,换了好多银币跟我炫耀,我以前不相信,现在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牙仙子。”说完解开衬衫领口,从脖颈间扯出一根项链,上面坠着枚闪着光的钱币,笑出两排白牙,“这是你送给我的对吗?”

凌远点点头,忍不住伸出右手,在李熏然肿起来的脸颊上贴了贴。牙仙子有治愈牙齿疼痛的奇异魔法,李熏然只觉得火烧火燎的患处传来一阵清凉,忍不住闭上眼,歪着头在凌远掌心上蹭一蹭。

然后凌远听见身后一声惊呼,传来树叶窸窣作响的声音。回过头看,刚才程皓躺着的那颗树冠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两片树叶打着回旋落下来。他本想追上去,可又舍不下眼前小动物一样依赖着自己的李熏然,便在他肩头坐下来,手掌贴着他脸颊被他驼回家里。

晚上李熏然用自己的旧衬衫和快递箱给凌远做了个小床。

“希望你不要做噩梦。”凌远对自己的冲动行为表示愧疚,关切地望着李熏然。

“事实上我觉得自己终于能睡个好觉了。”穿着睡衣坐在地板上的李熏然伸了个懒腰,“因为我的脸终于消肿了。”

“那么晚安。”凌远钻进李熏然的衬衫里,他的枕头是一枚红领结。

“晚安。”李熏然关掉灯踢了鞋子,不久便陷入熟睡里。

可是凌远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人类青年脸颊皮肤的触感和温度仿佛依然留在他的指尖上,第五十八次数羊入眠失败后凌仙子从他的第一张小床上爬起来,飞到李熏然床头,坐在床柱上静静看着睡梦中的人。

他呼吸绵长,胸膛安稳起伏,看起来并没有做噩梦的表现。

凌远叹了口气,脱掉鞋子提在手里,歪歪扭扭踩进他的羽绒枕里,在他蘸着星光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才打了个激灵,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出格。

想到在树上无故消失的程皓,凌远觉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就拍了翅膀飞出窗外,向天界飞去。

程皓自然是躲着他的,他找了第七十六多云彩,才把他从一朵铅色的积雨云上拽下来。

“其实...其实就是我不小心,把李熏然的另一只缘分光箭,射到了你身上...”

程皓翅膀不停扑腾,手掌在身前前搓了又搓。

“...还有挽回的办法吗?”凌远气到想拿牙齿丢他,可以想到是李熏然的牙,还是忍住了。

“眼下最好的结局就是你们俩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毕竟你确实也挺喜欢他的不是吗,我就没见过哪个会在记录手册上画自己监护对象速写的牙仙子。”说完又转转眼睛补充道,“如果你愿意为了他放弃仙子身份,做个普通人类的话。”

“你真的要为了凡人放弃仙位,忍受人世的诸多苦楚?”冥府主管拧着眉毛,不明白跪在自己跟前的凌远到底在想什么,可见他心意已决,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

咒语落下,凌远背后的翅膀消失了,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没有尽头的昏睡里,关于李熏然的记忆极速倒退,一切又回到他六岁那年脱落第一颗门齿的那天。

凌远睁开眼,是医院。

一些陌生的情绪和记忆涌进脑海里,在作为人类的全新身份里,自己似乎拥有一个不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晦暗的童年。

前世的记忆渐渐远去,被血亲抛弃的绝望侵入脑海,胃部撕扯出隐隐痛感。

有遥远的声音在嘲笑的问他做出这种选择值得吗。

成为人类小孩的凌远拔掉输液管,向走廊里跑去,迎面撞上一个头发像藻球一样柔软的男孩子。

“你流血了。”

他执起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有着花瓣芬芳的手帕压在他的针孔上,“我叫李熏然,来看住在隔壁病房的叔叔,医生说他马上就可以出院啦,相信你也很快就能好起来。”

凌远看着他缺失了一颗门牙的笑容,也和他一同笑起来。

人间当然很值得啊。


END


评论(31)
热度(163)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