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猫耳开关》

手机瞎写(


李副队审案子,碰上个嘴硬的主儿,毫无悔意拒不配合,态度还很跋扈。

忍不了。

李熏然一拍桌子,怒目圆睁气场全开,把对面吓得满脸横肉抖了三抖。

然后突地一下,大马金刀的李副队头上,冒出了一对儿毛茸茸的猫耳朵。

看外形还是只金吉拉猫,耳翼内侧支着两撮儿长长的白毛毛,跟他本人的黑卷发形成了鲜明对比。

李熏然当然没看到自己头上的耳朵,只觉得头顶发痒,看见对面已经服软的嫌疑人突然发笑,不禁怒火中烧,长腿跨出审讯席,作势要揪对方的衣领。

头顶猫耳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在空气中幅度明显的摆了摆。

对面乐得更开心了,快从椅子上掉下来。

陪审小罗憋着笑,叫住了李熏然。

“李副队,李副队你的头上...噗。”

“头上怎么?”李熏然抬手摸向自己头顶,当场石化。

“我FFF...我佛慈悲,这是个什么玩意?”

人民公仆不能讲脏话,李熏然摸着自己头上软趴趴的猫耳朵,兹事体大,关乎整个部门的形象问题,李副队当机立断,决定去找自己那个医生男友挂个急诊。

李熏然把外套兜帽翻起来罩在头上,风驰电掣往一附院开。

到了地方,候诊大厅挤满了人,急诊队伍拐了好几道弯。琢磨着自己不是啥危重情况,还是挂个耳鼻喉科吧...好像也不太对路子。

捂着头顶帽子在大厅里晃了一圈,李熏然抬腿往院长室跑去。

凌远没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个不明物体,白色医师袍罩在头上像个幽灵,头顶还鼓出两个小小的尖角来。

职业敏感让李熏然下意识去抓自己的配枪:“什么人?!”

坐着的人也给这一嗓子吓得不轻,整个从沙发里弹起来,头上的医师袍滑到地上,露出一对抖动着的猫耳朵。

“...启平哥,你也变态发育了?”

李熏然把自己的兜帽扯下来,瞪圆了眼睛。

“你大爷才变态发育呢。”赵启平顶着一对比李熏然小一圈的猫耳朵,他是只孟加拉豹猫,虽然还是萌大于凶,但看上去总算没有李熏然那么好撸。

“咱俩是一个大爷。”李熏然挤开赵启平,坐到他身边,又扣上了帽子。

赵启平没有帽子,重新把自己罩在白大褂里。

凌远推门进来,看见一黑一白带着四颗尖角的两个球。

“熏然?”凌远记得这件外套,试探性喊了一句。

“老凌,我变成白猫洗洁精拟人了...”李熏然委屈地回过头,慢慢拉下了自己的帽子。

凌远走过去揉他洁白的耳朵,振振有词安抚着:“哎呀,你这个耳朵可比小赵的手感好多了。”

“这是重点吗?”赵启平在白大褂下囔着嗓子。

李熏然给他摸得舒服,立起来的耳朵抖一抖,就倒伏下来,变成了两片飞机耳。

凌远喜欢得紧,就低头去吻他有洗发水香气的温热耳根,李熏然放松下来闭上眼,然后头顶猫耳倏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我好像找到了猫耳开关的规律!”逻辑推理能力一流的李副队从沙发上站起来,“情绪激动会导致猫耳显形,在情绪缓因为外力因素缓和后,猫耳就会自动消失。”

赵启平一拍大腿,抓起车钥匙包着头要往外跑,被凌远一把抓回来。

“你这有损我们院的菁英形象,穿我的外套走。”说罢把衣架上的风衣外套扔给他。

被李熏然半路截胡:“穿我这个,我这个有帽子,方便。”

恢复正常的李熏然心情很不错,抱着凌远的外套笑眯眯。

赵启平横他一眼,很酸,不说话。

谭宗明在开会,赵启平戴着帽子坐在待客室等他,直等到天色将晚,才把人等来。

谭宗明一进门,赵启平就反锁了门锁。

谭宗明挑着眉,不明所以。

赵启平掀掉帽子低下头,给他看自己头顶两颗小巧的猫耳朵,声音很小:“摸摸。”飞快抬眼看了看谭宗明,又补充道,“不许笑。”

谭宗明抿起嘴,一手捋着他被帽子捂得暖洋洋的猫耳朵,一手去按摩他垂在暮色里的一截后颈,赵启平为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沉醉,闭上眼睛往谭宗明怀里靠了靠,安心等着猫耳消失的那一瞬间。

然后一蓬暖流吹在耳背上,谭宗明又在赵启平轻颤的薄薄耳缘上浅咬了一口。

赵启平觉得尾椎骨一阵麻痒,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回过头,紧身西裤下果然多出一团。

顾不上跟谭宗明问责,赵启平把腰带松开两扣,一条豹纹图样的猫尾巴晃晃悠悠,从皮带缝里钻出来。

“我要报警。”

赵启平咬牙切齿掏出手机给李熏然打电话,汇报他起了反作用的最新研究成果。

李熏然在那边笑得东倒西歪,然后恢复了办案时的严肃口吻:“老凌给我做了个血检,初步怀疑是咱俩前天吃的那盘烤香菇出了问题,我现在在去缉拿烧烤摊主的路上了,你别慌。”

赵启平挂了电话,谭宗明作势又要摸他的尾巴,被迅捷躲开:“别碰我,再变出个猫爪子可就彻底拿不了手术刀了!”

李熏然来到了芷萝烧烤店。

他看着这个店名若有所思,一家烧烤店起个素食馆的名儿,肯定有猫腻。

店里客流量不大,店主缩在靠窗的桌位里,仓鼠似的往嘴里塞榛子酥,看见面前站着的李熏然,愣一下,拔腿就要逃跑。

被一个反关节擒拿扭得嗷嗷叫唤。

李熏然把人带回了局里。

店主叫萧景琰,是从南方过来做生意的,认错态度很好,马上承认自己给李熏然出售过问题蘑菇,并招供蘑菇会致使食用过的人出现猫化现象。

“但是发作期很短的只有三天!而且绝对没有副作用,对人体无害!”萧老板竖起三根手指发誓。

“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李熏然瞧他实在不像坏人。

“动机…动机是我的男朋友被神秘诅咒了…变成了一只鸽子,那人说只有给三个人服用猫化蘑菇,我的男朋友才能变回人形。”萧景琰委屈巴巴道,“我自己吃了一份,剩下的两份给了你和那个红毛小哥。我真的不是坏人。”

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歹毒的魔法真是岂有此理。李熏然拍…不敢再拍案了,要求萧景琰出示相关证据,明天带着他男朋友和剩下的猫化蘑菇一起来局里一趟。


评论(26)
热度(357)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