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包
生怕情多累美人
 

《【楼诚】情流感菌》

老年明楼×AI机器人青瓷,bug很多

一个广告位:《六等星之夜》预售


01.

明台把护理型机器人送到的那天,明楼正在院中打理茶花。

两株正值花期的十八学士,一红一白,红的热烈白的典雅。明楼喜欢得紧,亲自给取了名字,一株唤作红釉,一株唤作白陶。

明台吃力将比他人还高的快递箱扛进院子里,对着明楼笑弯了眼:“大哥,今儿我把青瓷也给您带来了,快过来看看满不满意,正好跟您那两株宝贝花凑一锅斗地主。”

听到那个称号,明楼愣神片刻,放下手中的园艺剪跟进了屋子。

明台利落拆开封包,从减震棉里扒出个人形来,先小心察看了明楼脸色才开口:“您之前总说用不上,我和曼丽商量了好久,还是决定给您买一台这个...当然了没有嫌弃您老了的意思!这不是听说最新一代可以定制仿生外表嘛。”明台看着明楼紧蹙的眉毛,一边按下机器人的电源键一边继续说下去,“就照着阿诚哥的样子给您订了一台,出厂名称就叫青瓷,您看看喜不喜欢。”

“退了。”

虽然有过自家大哥抵触新兴科技产物的心里预警,明台还是被这斩钉截铁的两个字震得一哆嗦,倒是唤醒状态的机器人先开了口:“明楼先生您好,我是您的护理型机器人青瓷,您也可以把我当做您的管家、司机和私人医生,在以后的生活里,我会悉心照料您的日常起居,从兴趣爱好到健康状况...”

还没说完,就被明楼用手势打断。

“他不是几组数据和工业原料就能够替代的。”

明楼镜片下的眼神闪了闪,转身取下博古架上的相框,用袖口拂了拂。照片上的人一身戎装立于桃林前,倒像是锦簇粉白中的一棵松柏。

明台知道大哥有心结,看着他如此神态便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捡起地上的包装物,准备把机器人重装回箱子里去带走。

“等等。”明楼放下相框,看着那个被自己否认掉的机器人。眉目与阿诚无二,向左侧偏低下头抿着嘴唇的神态,竟同那人也有几分相似。

“留下来吧。”明楼扶了扶眼镜,冲明台点点头,“既然是定制外形,退回去怕也是被销毁重塑,可惜了。”

青瓷就这样留在了明楼家里。

02.

青瓷的性格倒是与阿诚相去甚远。

许是因为职责所在,他有着近乎于过度打扰的唠叨习惯,每天早晨要定时播报天气和早晚新闻就算了,还要无时无刻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评估报告。

比如在他拿起一块酥饼时,警告他今日摄入的热量已经超标,或者在盛夏里每个绵延的阴雨天之前,反复提醒他注意关节和背部保暖。

而这种基于天职的提醒,总是让明楼产生出自己已经垂垂老矣的认知,而他又显然不肯承认这个事实,一起床便要把鬓角霜色仔细掖进耳后,打好一丝不苟的领带结,再由青瓷开车送去大学城做经济学相关演讲。

有时明楼坐在后排座椅,看主驾上支出来的半个削挺肩膀,细长手指稳稳搭在方向盘上,会有自己正身处数十年前的错觉。

那时他与阿诚身在异乡而并没有为异客的自觉,新知与思想,诗与酒,雪线上的鹰与湖滨古堡,他们之间年轻的爱与欲。风花雪月不等人,阿诚在无人公路把车速稳在四十迈,侧头为副驾上的明楼献吻。

明楼在人事已非的相似情境下失神,直到青瓷较常人温度略低的手指握着他手掌,引他下车,然后搀着他走过大学校园内如盖樟树投下的片片阴翳。起初明楼抵触这种触碰,总要下意识闪开青瓷的帮扶动作,后来在下楼梯时扭伤了踝骨,害明台替他担心好多天,就也由着青瓷把他当成一个脆弱的老家伙对待。

有时他坐在初秋的阳光里,看几只瓢虫驻留在窗子上,也会承认自从阿诚离世后,自己好像衰老的格外迅速,昨日之事记不起,倒是爱上回忆许多年前,站起来时膝盖响得稀里哗啦,靠垫上粘着的落发又添几根。

青瓷从他后面走过来,把驼绒毯披在他肩头,完成动作前一定要强调今日寒潮降温要注意保暖。明楼渐渐也习惯这种执行程序般的念叨,不再冰着脸对他,甚至长时间凝视这副定格在七年前的面容。现代科技让每处角度与色泽都无限还原,甚至包括锁骨间一枚小巧的深色痕迹。有次他望着青瓷在厨房间忙碌的背影,差点就开口喊了阿诚,忍不住探手覆在他左肩前后,终是没探到那种让他无限内疚的凹凸触感。

青瓷对他的作息和口味越发熟悉,明楼也逐渐习惯将些更亲昵的活计交给他去做,例如清洗贴身衣物和整理他的书橱。入秋后青瓷严格限制他对盐分的摄入,阿诚曾为了逼他减脂也有过类似举动,被他用勾着唇角的讨好笑容换来半只桂花鸭,现在他又想用同样方式跟青瓷告饶,电子程序不为所动,一条牛舌分了半月才让他吃完。

入冬后明楼的头痛旧疾复发,深夜被青瓷送至住院部,医院不许仿生人陪护,明台赶来后青瓷被院方人员责令离开,他攥紧明楼床栏不肯,最后还是被按住输入了强制口令。明台立在落地窗边,看那个在大雪中机械前行的背影,长长叹出口气。

明楼病情并不严重,不日离院,归家那天在院中发现一只白胖雪人,带着副用枯萎柳条编成的圆框眼镜。青瓷垂头坐在雪人旁,怀中颈后蓄满积雪,与身旁雪人共围着条明楼入院那天塞在他口袋里的围巾。

明楼把耗空电力的青瓷挪进屋内,接好电源,又仔细掸掉他周身落雪。

系统恢复运作的青瓷缓慢睁开眼,细碎光芒在他无机质的仿生瞳孔深处亮起,明楼脸上划过一道扫描用光网,在确定来人身份后轻笑起来。

“先生,欢迎回家。”

03.

拥有青瓷的第二年初春,明台从老家扛回一颗桃树,被明楼亲手栽在院中,天气稍有抬升就抽了新芽,很快便又吐出花苞来。

几日后明楼站在窗前看一树繁花尽开,青瓷无声走到他身后,系统运转的微弱电流音在他耳畔响起,然后一束全息投影出现在树下。

年轻的阿诚站在春色中向他招手,熏风浮动,吹落花瓣如星雨,扑簌穿过他由光组成的身体。

明楼嘴唇翕动,贴在玻璃上的指尖氤出雾意,青瓷在身后拥住他,见他并不排斥后才轻轻收紧了怀抱。

“先生,我检测到您的心跳频率过快,缓和的拥抱可以起到稳定情绪的作用,请您暂时不要走动。”

机器人闭上眼睛,桃树下的身影随着纷扬花瓣开败,在风中消失。

“以后叫我大哥就好。”明楼回转身,将额头抵在青瓷肩上。

第二日明楼将厅室里的相片卸下来,收进了床底的影集里。

04.

那天过后的阿诚愈发反常起来,出门要牵明楼的手,会在告别时给他过于热情的拥抱,挤一颗番茄酱的笑脸在蛋包饭上,趁明楼照镜子时在他胸口投影出一行桃心。

明楼在拒绝了青瓷的晚安吻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很久不看时事新闻,打开电视才知道,原来最近一种叫情流感菌的病毒在仿生人之间蔓延,感染此种病毒的个体中控系统会逐渐出现人体化特征,产生出不属于AI的人类情感来,并建议发现自家机器人有此种症状的主人将机体尽快送至维修中心进行修理。

明楼瞟了眼正将自己香水偷偷洒在袖口的青瓷,关掉了电视新闻。

05.

事情发生在炎夏的一夜。

那晚明楼睡得早,忘记关窗,有歹徒翻进明楼卧室意欲行凶,触动了青瓷的防卫系统。

按照正常的处理程序,家用护理型机器人接到警报时,应在完成确认后第一时间向当地的治安中心发出求救讯号,而发现明楼陷入危险的青瓷并没有执行这种程序。

他选择了亲自与歹徒搏斗,然后因为愤怒下的过度防卫,把对方溺毙在了鱼缸中。

明楼报了警,青瓷作为违反了机器人三定律的故障机体被警方带走,强行返厂重塑。

青瓷走后明楼托了关系,将他的记忆内存从信息管理处调出来。

对磁条进行解析,青瓷感染后的最后一条独白出现在了闪着白光的屏幕上。

“如果能够拥有人类的心脏,我一定会比现在还要爱你。”

06.

经过修理的青瓷被送回明楼住处,已是隆冬时节。

明楼身体状态在青瓷离开后每况愈下,明台又请了专门的私人护理照顾,已不再外出授课,甚至连出门都很少有。

明楼摇着轮椅去给青瓷开门,机器人在门外对他露出风尘仆仆的拘谨笑容:“先生您好,我是您的护理型机器人青瓷...”

明楼将他让至屋内,扶着膝盖站起身,将自己围巾绕在对方颈间柔声开口。

“叫大哥就好。”


END


 
评论(63)
热度(188)
© 发条包/Powered by LOFTER